闲情zhi

生活 创业 时评 杂文

Lost in my Mind

期中考,自己对于学校里面课程的学习越来越不在意了,太想做自己,自己决定自己未来,不想跟着潮流走,不想给别人打工。可惜身边同样的人实在太少,仅有那么几个还在惺惺相惜,算是自己的一点宽慰吧。

而近期,自己完全陷入了一种自己迷失在自己思维中的状态。虽然现在校淘还在运营,但是自己还是不断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点子想出来,而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些点子迅速的做出来,而不愿意停留在脑子里。

校淘很多人都说是创业项目,其实我很少有把校淘当做一个创业项目的心态。校园二手网站,已经做烂了,而我做出来仅仅是因为听到看到前人一直在说,却一直停留在说的阶段,自己弥补了他们那个空缺,也弥补中大周边二手优秀二手平台的空缺,这点前面的文章中也有提到过。如果说,校淘会有一点会让我动心的地方,就是之后的校园周边团购和他跟学校内部组织合作的公益项目。而校淘在我心中最珍贵的不是这个网站,而是跟我在一起做这个网站的这批人。虽然各自有各自的想法、目的,但我很想他们有所收获,好好培养他们,也好好培养我们之间的协作、感情,我也说过,好好玩校淘,把校淘当做一个获取运营、技术经验的工具,我们要往好里做,采取各种迅速的手段,玩坏了也没事,仅此而已。不过淑楠他们特别喜欢打比赛,而我对此没有一点兴趣。可能这就是一个创业者和一个创业心态不强的人的区别吧,没有谁对谁错;所以我也让他们在打比赛,我则专心做我的东西。

大学生涯快接近尾声,其实压力也不断涌出来。草根创业,迸发自己的激情?还是委屈自己的理想,去一家公司打工过稳定的生活。我之所以不想在校淘上面花太多心思的一点考量就是,这个东西不适合创业,这个不是在风口上的东西。而且我也想很快有一个可以有明确盈利点或者有大量用户的应用可以成型,这就是我不断有点子出来,并且不断尝试的一个小因素(更大的因素就是我乐于不断尝试新东西)。心态或许有点太急躁了、而且心也太不安于现状了,现在的思绪就像一头脱缰的野马,如果有资源,愿意把脑子里所有的想法都给实现出来,迅速试错。哈哈,我太年轻、太放荡不羁了、太不循规蹈矩了,被老前辈们看到可能要被教育一番。

基于活动的社交工具,阅后即焚(这个纯属玩、snapchat其实已经有了,国内也有相应的软件了,不过我想做出来玩玩而已,太邪恶了…(我想的是很多人放黄图,呻吟声,做爱视频和GIF等等上去)、恩、今年好好做。Android开发 + Web开发 + 推广。狂暴吧!青春!

无心之邀

听着电台,心情就顿时出来了…

青春期的恋爱总是那么令人难以忘怀,于我而言,大学这个时期最对不起的一位人就非她莫属了。说出来怕矫情,吞在肚子里又难以消化,仿佛有一块巨石一直悬在心里,一直摇晃摇晃,深深勒住你的心带。

但真要说起为什么会感到愧疚,感到对不起,却也说不出具体的点,这是一种情愫,无从说起,却又弥漫在脑海,在心中,无时无刻不在。她可爱,有迷人的笑,非要说有什么其他优点,我真是摸不着头脑,但这些并不重要,很多人都说爱上一个人只需要看她一眼,然后你的心再也装不下第二个人,你会去混入她的室友圈,反复的查看你已看过千百遍的她的动态,不断地对号入座,千方百计想约她出来。怀着对恋爱的渴望,就这样在中心湖跟她一叙,诉说着我的理想,我的过往和我对她的爱。我记得是十一月二十七日。

怀念起那个时候的自己不禁想笑出来,或许几年后的自己看到这篇文章也会莞尔一笑一样。很大的可能是跟我的家庭环境有关,我的内心更加渴望关爱,所以我是一个依赖性比较强的人,我很希望经常跟她在待在一起,在我主动的情况下,也很希望她能够主动为我创造一点惊喜,主动约我,我知道这种反馈会让我惊喜无比,爱情是双方的。我们曾一起泡馆,却不停的犯困;为了买了一件外套,一直保留到现在,好的东西记得特别深刻,坏的情景却很难忆起。不过后来情况却不容乐观,我的性格问题是造成我们分手的主要原因,我会选择不断“烦”对方,希望得到对方关注,主动性不强的她,加上一直嚷嚷希望她主动的我,就这样我们分开了。我记得是一月十三号。

一月十三号是我印象很深的一天,一起在新天地KTV,听她唱歌,买了一对表,最后却扔在了中心花坛里,哭着好聚好散。我是如此冲动的一个人,过一天就后悔了,送她上了飞机,最后一别。

今年光棍节突然看到她的状态:“我以为我爱的是你爱我,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也爱你”,不知为何就忍不住想约她出来一起吃饭。不停地对号入座,或许还怀有一丝重启的期待,但更多的是我们一年多没有这样一起吃饭聚过,还有满满的歉意。

似无心之邀,却有心而为。

青春总会留下许多遗憾,其实何止青春,我们的人生不也是如此。但有多少的遗憾你可以挽回,多少的人能够挽回,不管是爱情,友情还是亲情,所以我是多么庆幸我们还在同一个校园,同一个座城市,还有机会相约诉说,就算只能默默地聊着无关的话题,上演着肥皂剧情,也感到无比满足和幸福。

时光真如梭,我们无法控制这个世界的时钟停止转动。毕业,同窗各奔西东,各自忙碌,无法复刻的四年,如果可以,我愿多看你们一眼,以期永世烙在我的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