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zhi

生活 创业 时评 杂文

1.1

新年第一天,今天跟余涛约见猪肚鸡,除了基因,事业之外,感触最深的一点就是反复提到的“关爱”,要有关爱别人的能力,想他人之所想。至少关爱对于家庭和睦的营造是有很大的利处。

想想其实也对,这两天与淑楠的争吵其实也不外乎对她的关爱不够,确实是不够用心,但这份用心要怎么去表达呢?成长与一个无父无母的家庭,其实很难去感受那种关爱他人的感觉,自己的个性又很强,牛脾气能捅破天,很多争吵我也懂,但有时候就像呕着气,不想妥协,打冷战。但很多时候自己也能意识到,远离和分手就是这样造成的。你的一次低头,温柔的道歉,主动地关心,往往造成的效果是正向的。

最近真的是窘迫,定义成一事无成的2016也无可厚非。事业是一块,让身边的人幸福是一块,但自己又有着一种不想跟别人太亲密的情愫,我想有一片自留地,很多话跟自己说的地方,但往往就是这样,跟淑楠的心灵沟通就会少很多。如何去调节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