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zhi

生活 创业 时评 杂文

爱人

今天,陪伴了将近两年的喵妃走了。在我记忆里,永远都是她如此可爱的模样。

她是一只对外人胆小、陌生的环境充满畏惧、在熟悉的环境里对主人霸道,但也不失可爱与调皮,慢慢的也懂得跟我们相处。搬了新家之后,在门外不与我们睡在一间就不住的叫,喜欢陪在身边,写代码的时候回来键盘骚扰,会来杯子喝水,会围着你转轻轻的咬一下你的脚,轻轻的蹭你,真实而可爱。

陪伴是一种最珍贵的情感,我需要的不是温顺,而是在身边。不是对新鲜,对可爱事物的好奇,而是一种真实的情感。所以我不在乎她是否名贵,她是否完全的温顺,而是我可以在一个午后,她慵懒的躺在地板上,我也可以趴在她身边,摸她,轻轻的叫她喵叽,她有时候打个圈,眯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两个人的世界,这样就好了,这样是最幸福的幸福了。

 

就像一个自己拉扯大的孩子,就像一个陪伴了快两年的女朋友。

 

还记得一六年刚买来的时候,在石牌挑中了白皙的她,她在车上躺在我的腿上,小小的一只,就这么躺在我的腿上腿上,她不是一只好脾气的猫,还会怯生生的钻到副驾驶座,从琶洲新村到敦和,到厦滘,到现在的长华创意谷。就这么一直的陪伴着。

 

我算是在在她身边陪伴最久,唯一一个不嫌弃她的臭脾气的人类了吧。

 

生命呐,真是脆弱。

没有天堂,只有眼前的真实,感谢陪伴,感谢带来的欢乐,也希望这一路的我的陪伴能让你的喵生不那么无趣,有那么一丝温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