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zhi

生活 创业 时评 杂文

埃森哲

埃森哲所谓的实习之旅今日告一段落。

本来抱着边做创业项目、边打零工(150/天)来填补支出的心态,顺便可以拿到实习证明来躲过软院的实训。经历过阿里的实习经历,对技术、流程的眼界不同以往,很明显的就可以发现埃森哲这个项目组的差距,但是也就是这样一个一群临时的人拼凑的团队,也可以很顺畅的完成一个项目。

用你早就会的技术,写着没有挑战性的代码,若长久,生命必然毫无意义,只是在用时间在换取金钱而已。不去公司,自己创业折腾,本就是由心而为,为梦而驰。

挺感谢陆老湿的倾力帮助,挺好的一个人。产品经理、程序员其实他们的这个组合挺好玩的。也见识到了埃森哲作为一个外包咨询公司的强大和机械。

今天走的时候,烈军留下了我的电话,他跟我聊过我的创业项目,说以后有需要找他,他也想加入。

我不想辜负所有对我信任的人。

妹子是园林专业的,以后估计做室内设计。

她的画画作业基本都会给我看,虽说画艺有点稚嫩,但这种情愫让我满生欢喜,也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的点滴。

小学时候的元老师,算是我的启蒙老师之一,他本身就是美术学校毕业的,还记得那次挂在学校黑板报的那幅水彩画,一只熊猫在竹林中觅食。但我想写这篇日志更多的原因,是我想起一些我在家里画这幅画的细节,老旧的餐罩,老旧的餐桌,还有那个时候还很年轻的外公外婆。

我这辈子最希望珍惜的人就是他们二老。

平凡之路

我欣赏所有懂得世事艰难却还在坚持追寻自己道路的平凡或不平凡的人,这本身就是一条不平凡的路。

所谓的平凡和不平凡,世人有世人的定义,古来今往的各路名家都在此列,万有引力、地心说、辛亥革命,不无都是著书立说、逆转潮流、引领人类的创举,而在这些事中闪动的人我们同样认为不平凡。但那些淹没在历史洪流中的无名氏难道就平凡么?难道就不平凡么?

按照世人的定义,不平凡是属于少部分人的,而更多的不平凡人是站在了前人平凡的肩膀上,铸就了自身的不平凡,扬名千古。

(不定时更新)

=================意识流写多了写出来的都是烂文===================
提纲
总起、分述、总结

论述点:
不平凡其实是内心的追寻,无愧于心
我们无法逃脱生死定律,区区几十载,多数人土里来土里去,仿佛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淹没在历史洪流中,少部分人在引领这个世界前进,不是为了扬名千古,而是为了跟这个宇宙谈谈。
他们想洞悉宇宙的秘密
他们为了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什么
真正的平凡是甘于平凡
甘于平凡需要勇气,壮士断腕的勇气,为了更好的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无所谓对错,只是个人选择
想要做不平凡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超人的毅力,雄大的野心
世俗意义上的不平凡建立在无数平凡的人之上
聚沙成塔,更多人只能当沙子,你要做规划这座塔的人
我欣赏朴树的故事,我欣赏他们,但我不欣赏那堆混蛋如此肆意的传播平凡不易的言论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是山,不同的人看山是同一座山,也不是同一座山,平凡亦如是。
追寻本心,且行且痛且乐且珍惜,你已不平凡

梦境

这次的梦不是清明梦,不过在我醒来的那一刻,我还是能够很清晰的回忆起来。

柳传志是一个搞基的娘炮,他与她的男同伴吵架之后,我就陪他去散心,在地图上选好地点(其实就在我们所在的那个地方旁边),过去之后,他来了一个电话,我就独自一人去看风景了。不过令我讶异的事,看风景的时候看到了一座美丽的灯塔,那座灯塔是我以后要去的旅游胜地之一,梦中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那座灯塔现实中就是《禁闭岛》所拍摄用到的那座灯塔,我前阵子看过那部片子,很喜欢那个地方。

在拍了几张照片之后,一个男人领着一个小孩,旁边还跟着一个中年妇女,小孩在悬崖边上不小心要掉下去,男的拉不上来,那个中年妇女(是男的长辈)嚎叫着,把孩子拽上来。然后男人的脸庞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之后我就苏醒了…莫名奇妙的自然醒

混沌

用Tp也有一段时间了、对于MVC的概念更有了深刻的理解。

View作为视图

C作为控制器、作为导航员的角色

M里面包含了业务逻辑和数据库的读写

但最近又涉及了Service和Logic的概念,我至今还是有点弄的晕头转向。

M里面的业务逻辑其实可以抽离出来的,简单的逻辑C里面也可以写。

但Service和Logic要怎么融入里面,因为缺少经验,令我感到困惑。

另外还有Service的面向接口编程,头晕中….

芮成钢

我想,大学毕业时,对班里同学讲述的最后一段话中,定会有这么一段:你们都是青年才俊,有各自的特点,各自的优势,各自的梦想,各自的路途,但如果可以,希望你们远离体制,一者不想看到体制伤害你们,二者不想看到你们利用体制伤害群众,体制是一张网,贪污、权力的滥用从来都是一群人,在这样的一个群体中想保持清明、是很艰难的。但若有一天你真的走进体制,做了某省、市的官员,做了体制内的公务员,请务必做一个清明的人,请保持自己的赤子之心,为人民着想。——-自白

中央抓贪腐的步调越加频繁,著名主持人芮成钢昨日也被抓,虽说不了解芮成钢,但是最近的势头着实让众多人拍手称快。但这样的势头,最多也只是抓典型,杀鸡儆猴,一层一层的抓,抓到底层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有一天抓完了,也一定会滋生出其他的贪污之人。

就算是穷凶极恶之人,也会有心若青莲之时,而清白之人,在体制这池浑水中,想要出淤泥而不染,同样也充满艰险。一艰一险,个人的意志与群体的意志、行为、规则多数时候都是站在对立面,个人想要融入某个群体中要么接受群体的意志,要么去改变群体的意志,想要做到若即若离,既受体制的福荫,又不与体制中的暗势力同流合污,这样的难度来要求一般人的手腕,那简直就是高要求了。就像白天黑夜交替,完整的一天就是包含黑夜和白天,成魔成佛,通常就在一念之间,人是双面的,一个人既可能是魔,也可能是佛,仅仅表面看不出一个人本质。

人就是这么一种黑白交错的物种,在没有权力的时候,憎恨权力的滥用、埋怨体制对于群众的伤害,但同时向往权力,当某日时来运转,权力加身,也会不自觉的利用手中的权力做一些或规则之内,或规则无法干预的暗中之事。外公外婆从小就希望我去当公务员,这样的希望是很有道理的,特别是对于从毛泽东那一代过来之人,人渴望被尊重,光耀门楣。小时候二老经常谈论之事就是在曾在北仑当过官的远房亲戚,就连门前邻居在体制内的儿子,一两年就拥有车房之事也常挂口中。二老的想法纯洁的,他们看得到贪污之人的下场,但也同样有着自身贪污不被发现的侥幸心理,他们就是想过得好,在一个村里最重要的就是面子。

一个人落水就会立马蹦出一群落井下石、拍手称快之人,站在制高点,挑出各种毛病。芮成钢的落马,微博上@北京厨子 的反应真是堪称奇葩,作为事外之人对其做出太多评论。芮是个得利者,同样也是受害者,很多都是,体制是张网,告诫是非,尽要远离。

从小就受到体制的恩惠,因为家庭的原因,从小学开始就接受着政府的资助,到大学也接受着学校的恩泽。

兄弟!干一碗狗血!

黑狗血素来可以驱邪避害,但时至今日,狗血却往往用以形容一个经历多么得糟糕、多么出人意料。

然后我就演绎了这么一个狗血故事…

早上去公司的时候包里大致有20+的现金、然后还有若干支付宝和卡里的钱、但不足一百。

中午前往快餐店吃了16元的快餐+4元钱的冰红茶、

打印又花了1.5元

今天出乎意料的我七点钟才走,我原本以为六点四十五能够走的,所以我在将近七点的时候订了一个外卖到学校,从公司回学校大致40分钟,所以思来想去也是来得及的,为自己的小聪明鼓掌。

去了地铁,人就傻了….

身上还有4元+5毛+2毛….到大学城的地铁费用为5元….然后…

1. 问路人借1元、支付宝转给路人
2. 坐到万胜围4元、然后暴走到大学城
3. 同学处直接借钱、转账、然后取钱买票

我选择了很笨的2….

不选择1的原因无非那么几点、一是开口不好意思、羞涩?二是不想麻烦人…

到了万胜围、走出站一查地图、傻眼了…从万胜围走到大学城要足足4个小时…立即作罢。

考虑打车回到大学城、29元…浪费…

然后就犹豫再三、选择了直接借钱、打到支付宝。然后在地铁站的民生银行取钱…买票回来

回到文化室、外卖几乎已经凉了….

……

想想这整个过程、我的选择、我的不选择….人到囧进就是容易暴露智商

好的、恋爱了

恋爱了!

忘记怎么认识的了,然后就这么调皮的聊起话来。

经历过以前的事,我很难陷入一段感情,客观真实的知道自己所需要的感情状态。我没有设置那么多的门槛,也没有主动去寻找这种感觉的女生,谨慎但敏锐的行走着。但不小心就这么遇见了她,或者说她遇见了我。

我觉得瞎了眼,或者真心了解我的才会看上我,乃至主动追求我。我很不想再去主动追一个女生了,的确,追过的的确挺多,被拒绝的更多,也许是太随便了,名声都不大好的样子,背地里各种闲言碎语,我可以都选择无视。不过我的确有点随便,不了解女生的前提下就直接上,也许太寂寞或者太怕错过。不过我一直跟自己说的是,我的要求真的挺低的,但我也挺想要一个人陪伴的。但对方并不了解我,我也希望在我不告诉对方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之前能够看懂我,而不是根据各种旁人的闲言碎语来定义我,然后来抉择。

我长的也不够上档次啦。

我想要的感情状态,是一种很轻松的状态,说话不用太深思熟虑,互相调戏,互相说着损人的话,然后就会紧接着几句正经的话,这种轻松默契的互相转换。

我其实是个话不多的人,或者不擅长主动找话题的人,但是只要跟我一说话,有话题,而且我愿意个你聊,我就会聊下去。我能听出有时候我们沉默的时候,她在努力说她今天碰到的事的感觉,我也懂,她也懂,但我听着就是很温馨。

对于爱情我现在并不是很刻意,这种温馨的感觉我知道就是我想要的,尽管她有不足,但我们就是这么一步一步的走着,走下去。我喜欢经营,我喜欢陪伴,我喜欢去保护一个人。

iMax

会不会一不小心看成是iMac呢,对我这种电脑屏幕坏了的估计现在这个时候就最盼着有一台新电脑了。

前两天考完了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波澜无惊。时光就这么不经意的的逝去,不停留一丝一毫。此刻我正在寝室的电脑前面敲字,老虎和东升都在寝室,这么安静的坐着,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其实生命就是这样,你看的到这一刻,但当你回首就是下一刻了,而曾经的这一刻会是那么多模糊,却让你如此留恋。大学三年,就这么过去,很快,我大一的时候就感觉时间已经飞一般的走了。的的确确,这就是时光,在我们还未破解时间的奥秘之前,我们只能任由时间来蹂躏。逝去的终将逝去,我们最该珍惜的就是此刻的时光,还有自己。

昨天某某跟我表白,我靠,尼玛我真的吃了一惊。很漂亮的女生,但是现实中没有见过,也每天聊,但我不能答应。人总是在变化的,我也在蜕变,我可以很简单的直接答应,但我觉得这样对她很不负责任。没有见过的两个人,只有通过文字/声音的方式来交流,太不真实,我没看清她,但最重要的,她不了解我,至少会了解的不全面(当然不是说我是坏人),只有相处过的两个人,观念什么的契合才能走得更长久。如果为了走一时,的确可以,但我现在只想确定一个,然后能走一辈子的人。需要互相负责。这种涉及情感的事越来越谨慎,跟约炮这种事是两码事————责任。

想想这钱被我表白过的女生,深深的歉意,原谅我之前的不成熟,呵呵,在你们心中树立了坏坏的形象呢。谁知道从你们之前没答应我是好事还是坏事。我确实有一个很个人的观点,爱情,我并不认为这个词语有多神圣,其实跟谁一起都一样,其实跟谁一起都是过生活,其实跟一个人一样的人有很多,我只求一个合适的就好,这样的人的确有很多很多,我的要求不高,但我自己条件也不好(别人拒绝我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吧、哈哈、我也不是太在意,缘分不够,勉强不来)之前被拒绝了还会努力争取一阵子,现在被拒绝就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你能理解么?爱情,只是一件普通的事,陪伴长久的不是爱情,而是亲情,责任等等其他,甜蜜不一定是爱情的专属。

喔,今天去科学中心看了《变4》 iMax,尿憋死我了,实在太长,剧情很拖,不过我就是去看特效的,也不是那么令我失望(我就爱打打杀杀)。iMax真的很炫酷,第三排差点都看不过来,啧啧,期待下次。这次手机还差点没了,感谢科学中心的员工了。

清明

又来一个清明梦。

混沌的场景是在一个教室里面,我那个时候在班里很牛逼,带阵杀敌。然后班主任正在发表一个讲话,我坐在下面,然后就看想旁边的小胖,瞬间我就说出了一句,这是一个梦!我瞬间就清醒了,不过由于清醒之后我就开始问那个小胖问题,所以对于后面的场景无端变换到一块空场地是是没有感到奇怪的,因为那个时候又有被带到混沌梦中的感觉。

不过清醒之后我立刻问那个小胖,现在是是什么时候,1904年,这是什么地方,杳山县。我相信我问出来的是杳山现,不过由于梦境的污染,后来出现了松岙镇山下村的字样,还出现了自家这种店名。这应该是之前的素材所导致的。

这次清醒梦,我没有多太多出格的动作,只是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就重新回到混沌状态了。就像之前的一次,我也在问问题,但是梦里的人没有回答我就醒了。我特别喜欢问梦里的人这样的问题。不过以后兴许可以干点更加刺激的事,比如破坏梦里的情节,自己随意做事。不过梦里的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你,还有可能干扰你。

期待下次。

禁忌

细细想来,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做清明梦了,也没有刻意为之,因为作为清明高发时段的早晨,刻意去做清明梦是很费时间的,容易晚起。

这次的梦我也没想到会变成一个清明梦,这次的梦跟今晚的聚会有一定关系。

梦其实挺长的,大概有两件事,中间衔接的部分有些摸不着头脑,主要因为清明梦发生在第二件事的中间,第一件事迎接新生,我作为一个师兄和老虎一起筹划,给师弟师妹们写一些建议,躺在床上思考,中间场景转到一个楼道,似是要去找些什么,天挺黑的,然后就切换到白天,聚在了一个广场前,就切换到了第二件事。

第二件事是一个美食节,其实就是一个聚会,在一个房间里,举办者是一个厨师和师兄,师兄在网上发的一个帖子介绍了这个美食节,而且梦里有一点印象挺深,文章是用反模式写的,梦里还出现可乐的意象,反模式是会被删帖的,师兄说这篇帖子已经被查看到了。然后一桌人就聚在一起吃,吃饭后来突然就冒出我说的一句,“其实我知道这是一个”,最后一个梦字不是我说出来的,是梦里的人说的,瞬间感觉梦里的人都看了我一眼,然后要离梦的感觉。梦里说了四大美食,东坡、肉类、其余两个没记住,东坡和肉类其实现实中是不对的,梦里的人知道我迟早要离开,所以帮助我记忆,跟我说了好几遍,我还让梦里的人介绍了一遍,不过没记住名字。

离席的时候是跟一个女生走出来的,我有种预感我就要醒了,梦里的人也知道,要从此再也见不到了,我突然亲了梦里的女生一口,梦里的女生有点惊奇的看着我,然后跟我说快躲开,我隐约看到我的左方有个白影要来杀我,我挣扎着脱梦,在离梦的刹那,有种梦里的那个人头被捻断的感觉。

技术学习一点体会

其实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啊!

之前写网站一直用php,TP框架快用烂了,但对于其框架本身却还不是很了解,其Model层和Action层的混杂(主要是业务代码)让我感觉很不爽,这几天因为书友汇转到开发模式,自己又不想用TP框架来搭建,所以自己写了一个sbPHP框架,框架的大致结构(MVC、路由转发等等)总算懂一点点皮毛。最近也是心血来潮在接触J2EE的网站开发(原谅我没有学python Web的开发、我不是那么新潮的人、对于技术我还是喜欢稳定、经过历史沉淀、无数企业验证过的来做项目开发,虽然java不适合快速出产品)。

说道java的web开发,离不开ssh框架,从servlet到structs,从jsp的一步一步发展,到SSH框架,乃至于现在都没搞懂的jsf…不知道可以不可以说java让你更懂耦合、让你更懂mvc。自己的java基础其实一般般,这些天看了一些SSH的文字资料,实在看的头,不过从中我倒发现一点点快速学习的经验。

从以前学习php来说,我是先看北风网的php实战教学,然后再接触一本php的实战教程书籍,然后突然就学会了。

java这边我也打算先看视频,了解整体的架构(视频真的比文字容易理解多了),然后再从《轻量级j2ee企业应用实战》入手来学习,结合开源的代码和自己的尝试。ssh的架构真的很值得学习,各种配合现实业务的改制版,中间层的开发,松耦合的架构及其演化的过程,啧啧,真迷人。

虽然以后不想往技术方面深入发展,不过趁这段时间还有多余的精力,抓住最后的尾巴吧~~~

运营和资源

近日愈加有感。

纵观我身边的这些学生创业团队,技术基本不是问题。基本都可以在某个阶段把产品开发出来,但做火的产品却没有几个。

为什么?(撇去压根没怎么想做大的那些人和产品)

昨天晚上和董赓聊了一个小时,聊那些产品、聊他的那个产品。其实对于学生、对于小团队,开发是基础,但却不是关键。
运营和资源的作用才是关键。

资源就是钱/圈子/人脉,而运营则是产品的思路,就好像把宝贝介绍给别人。对于我们这些学生、技术出身的资源是稀缺的,张老师如此努力的给学院争取资源应该也是这点考虑。做高端市场的产品,你身边却接触不到高端市场的人,就算那个市场真的存在,你也进不去,不知道如何下手。所以之前想到那个移动医疗,那是一个市场,很多技术团队开发一个app出来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如何试水?找一个医院院长愿意搭理你么?的确是有搭理的,但是相比于有资源的人,比方你有一个认识的人认识一个院长或者类似行业的人,产品的试水就更加的方便,不然产品刚开始就会遇到很大的困难。

钱这事就更加不用提了,学生创业面临就业这方面的问题就更加严峻。

而运营,如果把一个产品切入市场,切入需求刚点,如何持续更是重中之重。这也是我想去研究的一个地方。用户心理的研究,运营案例的分析,这是一场漫长的道路。

最近有种感觉,资本市场泡沫比较严重。这边就不展开,前期自己也不是很想有投资人的介入。

做一个产品,赚钱很关键,但是内心的满足更加重要,用户喜欢用你的产品,替用户考虑,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便利和美好,那种满足感会让你感觉没白来这世界走一遭。不过在真正做出一点东西之前,这些话也只能在博客中自我激励了,加油!

夜半独叙

成长都或多或少带了几丝无奈,慢慢的变得甚言甚行。在这个社会,最可爱的往往是跟你正常、放明枪的人。总有这么几个在你身边的朋友,你信赖的,有意无意“出卖”你。但可怕的事你不知道他是谁。

我向来不畏言,但的确,身边的人太鱼龙混杂。朋友圈变成了qq空间,你已经无法在那里发太多真心之言辞,看客太多,所谓的朋友圈也只是解内心之寂寞之地,希望受外人关注,大多只是看客,路人,普通朋友而已,真正的朋友圈在你生活中 在你们心里。

所以就像今天芙洁让我把那个删了,我是很能理解的,因为发了也没用,我也慢慢觉得这不是一个好习惯。那也成为了一个所谓的公共场合。

我不害怕孤独,我喜欢孤独,我也喜欢那几个唯有的朋友。足矣。

成长是不是让人学会寡言、学会平心静气,但愈加耳清目明呢?身外事不随意争辩、不随意动怒、动情、不随意决断、理解宽慰,我想是这样的……如果真要争辩、动怒、动情、决断,我想这个博客正是我的好去处。

端午

想必今日,家里的门前又挂上了菖蒲。

前几天给给好久没有联系的阿姨打了电话聊了一下,基本就是聊聊家常,问问家室,即使没有多少的营养,但也会让内心感到很满足。看着他们都好,那便是好的。

前几天跟徐欣吃夜宵,有些东西的确实实在在有感触的。昨晚微博上看到程璨和超一的对言,更是心有感慨。

一个人只有战胜得了孤独,那他的心才算真正的强大。世上很多种人,但表现出来的都是愿意给人看到的样子,而非真正的样子。你怎么定义朋友呢?怎么定义同学呢?

当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因为外界因素极其容易动摇,那早有一天会迷茫失措,但当为自己而活,或自己的态度,抑或在混沌中自清的挣扎,那便是一个目明耳清之人。所谓的人际关系,你所感到累的是因为你刻意,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自身的价值,成为一个磁铁。累更多是一种想要进入一个更高更好的圈子,而你的能力却暂时无法适应匹配那种格调。值不值这都看个人意愿了。人活着知道为什么活着,才能活得有目标,踏踏实实。我对于听到打开手机通讯录不知道联系谁来帮某某指引道路这样的话蛮遗憾的,超一本身给人看来朋友是蛮多的,石头姐,登广他们,但又是为何呢?只有他知道。

近期脑子里过了一遍好多以前认为理所当然的道理,但这些理所当然很多很多都是周围的人、事所灌输,大部分人所认为的正确的样子。但真的是么?不管是与否,只有经过自己深思熟虑确认的,才叫自己的观点。所以前几天跟张老师在闹矛盾,与人方便是什么样子呢?感恩是什么样子呢?习惯运用社会规则的老油条如此轻易的就可以冠人以愤青,哈哈。

我记得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在一个捐赠的场合说过一段话,感恩是什么?感恩是一种传承,你帮助我,我不一定回馈你,我个人不喜欢每天打电话嘘寒问暖对捐赠者这种回馈,我更喜欢我有能力时,把你传递给我的这种感恩延续下去,给我那个时候需要帮助的人。之前这么认为,现在也这么认为。每一个帮助我的人我都记在心,不曾忘记。我喜欢我认为的更有价值的方式。

千多情愫,我认为我得写一部小说来娓娓道来在这个时代成长中的自己的世界观。

争辩

发现很多争辩都是毫无意义的,似是要去向别人证明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似是要争辩以明志,但是争辩的结果不取决于你想向别人证明什么,不取决于你证明的手段和方式,最有说服力的是若干年后你是什么样的。

对于统计学上属于概率的事情,一切关乎于大学生不适合创业适合先去公司打拼几年的事情都是统计学有意义上有价值,对个体来说可参考的价值性是要打折扣的,就像《恋恋记事本》中所言,whatever your parents want,what do you want。有时高估自己的勇气,有时又过度贬低自己的路途。我真的觉得像上面关乎大学生的论调真的是耍流氓,我们该有的除了畏惧,还应该有明辨之思,最关乎的还应是你的本心,想走的路,以及走成什么个鸟样子。

没有任何成绩的时候,很多话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所谓的话语权也是基于自身的地位,就像跟别人争辩一样,毫无成绩,所以毫无说服力,就算你列一千个别人的案例,也比不过自身的一个,况且,这是统计意义上的一千个,正反都无法绝对取胜,一个人不要成为概率的一部分。你要超脱世俗眼光中来评判你的概率,而是做你自己,那个不安分的疯子。

那就不争辩了吧……哎、徒劳而已、记住一切怀疑、记住一切讽刺、time will tell。

你骨子里的恶俗 —— 《恶俗》

《恶俗》是一本很冲击自身价值观的书,好像一个老故深邃的“愤青”在向你娓娓道来他的价值观,他他所理解的世界本质。只有循着他的视角,怀着批判和恭敬的情绪揣起这本书,才能够平心静气的观摩,但如果你看的时候忍不住跳脚,连续蹦出几句国骂,也是相当寻常之事,细细思来,还真有这么一些微妙的意味。任何一个有羞耻心的人都会好好看这本书。

《恶俗》作为福塞尔的第二本作品(第一本为《格调》),以美国为背景,深刻的讽刺了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而作为现世代的中国,这种深深烙印在这个国度、充斥在这个国度中的恶俗却更为显得深刻且契合时机。就像一记全垒打,让这种浮夸无所遁形。之所以会让人跳脚,很多时候可能也是因为触碰到了羞耻心,被打脸挂不住面子不承认,也有可能习惯了这个恶俗的社会,觉得司空见惯,可突然之间的拆穿,很容易让人无所适从,从而破口大骂。

书中如此定义恶俗这个词,恶俗(BAD)指某种虚假、丑陋、毫无智慧、没有才气、空洞而令人厌恶的东西,但人们相信这是纯洁、高雅、明智或者迷人的东西。简而言之就是——装B,一坨臭狗屎也能在上面吹出一些花样。而与之对应的有一个词语是糟糕(bad),糟糕是公认的不好的东西、比如一坨臭狗屎,本身就是如此的虚无空洞。

人一般情况下是无法忍受过度的真实的,人害怕痛苦,特别面对赤裸裸的真实,逃避、掩饰、反驳是一种生物本能,也是因此如此多的心灵鸡汤才有用武之地。

在这个阶级社会还不断宣扬着自由民主平等,作为一种努力的方式、作为底层人的梦想这是没有错,而且值得提倡的,但归根结底人是不平等的,人生来不平等,不管你如何狡辩这都是不可磨灭的事实。平等只存活在各种的口号里,比较一下大非洲同胞、印度贫民窟与国内,比较一下战火中东与国内,这仅仅只是环境的不平等。更何况有形无形都充斥在这个社会中的阶级不平等、天赋(智商、生理)不平等。更何况所谓的民主自由了,群众是一个虚无的概念,一切行动都是在框架下进行的,所有的民主自由都只能在国家机器预设的框架下生存。决定这个框架的还是取决于各阶级所拥有的力量,以及其所达成的相对平衡。

而恶俗更多的会在一样事物面前披上一层“糖衣”,让其看起来夺目多彩。一流大学的三流学生和三流大学的一流学生这两者在社会上通常一流大学的学生有更大的概率获得工作机会,简历关就是如此的残酷,一层大学的糖衣(比如中山大学),就可以让原本华而不实的一些事物看起来有价值。这边还有一个更有趣的故事,这是几年前听到的一则新闻,上海那边曾经有过一家餐厅,餐厅有一道菜,它的原材料是人的粪便,但为什么这道菜能卖的很贵呢、因为它经过了特殊的处理,萃取了大便里的精华!乐开怀的一个故事,就是不知道他的结局如何。此多种种,一样东西外面套一层光鲜的东西,瞬间就会让人感觉高大上,各种搭车、借名之事即是如此。一个乡村土女,挂上现代潮流服饰,施之以骚气,便可上位成为北京五环百万外围女。注意,请认真思考糟糕(bad)和恶俗(BAD)这两个字的区别。

生活中低端恶俗的是屡见不鲜。人们更喜欢长得好看的苹果,即使是事实上畸形的苹果更加可人,人们喜欢没有菜虫的蔬菜,即使他们总是强调蔬菜要健康,但很多时候他们从来不在意这菜是如何来的,他们只在意他们在桌前的那个样子。

高端的恶俗书中有个很屌的例子,布什总统便是其一。引申到国内,这种事是屡见不鲜的,各种官员的上位,政治权利的外衣是不好穿的。你可以去看看《纸牌屋》,我不保证那个就是政治生活的还原,但看奥巴马看的这么激荡,肯定是有些眉目的。商业界、演艺界这种事也不少见,有些创业人士成功后就努力塑造改善自己形象,就算本来再臭,也能成为青年导师,创业标杆。苍老师下海再洗白的故事相信硬盘里存了N多G种子的伙伴就不需要这边进一步说明了。注意,请再次思考糟糕(bad)和恶俗(BAD)这两个字的区别。

大学里面我遇到过一件很恶心的事,让我一直难忘。记得在党校培训中我全程说GCD的不是,被一位小伙伴批评说,国家养你培育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没有感恩知心。我瞬间奔溃,全然不想接话。恶俗的产物本身就是恶俗的。

当然这本书看得也匆匆,看电子书就像别人的老婆,用着很不爽,纸质书就像自己亲生的老婆,熟悉有味。下次用纸质书细细评味的时候也许还有更多的东西可以提取出来。

以书中的一句话结尾:恶俗在游荡,而人们以丑为美,以假为真,以浅薄为深刻,以愚昧为智慧。你无可逃避,因为你生活在这样一个虚假的年代。

 

 

初恋

有时这便是现实之残酷所在。身边一位朋友跟情侣在一起几天、而后分手,我们讲究的爱情到底追寻的是什么呢?

我不禁想起我的初恋、苦涩的说,我的十天还是比这个美妙多了,虽然很有五十步笑百步之嫌,但我的初恋虽短,但也不乏温馨与纯情。虽时光老去、将军迟暮,但那些关键的记忆还是在的。

所以爱情追寻的是什么呢?我们的爱又因何产生。

随着年龄增长,这种想法是在慢慢的变化的,我不能很武断的说这是越来越现实,因为这本来就是他原来的样子,世界的面貌随着我们年纪的增长愈加完善,与其愚昧的追求纯美,不若勇敢面对真实。

正如我对其所说,简单不是不经历,不体悟,而是经历之后的坦然心境,了解理解种种因果。

其实我要的也很简单,相伴一生就好。但这种简单恰恰是最考验两个人的,世界的诱惑太多 所谓的坚定所谓的一生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号。

所以爱情追求的是什么呢?谁是你的避风港?谁又是与你一起掌舵的水手?你要一个疲惫之后歇息的避风港,还是与你一起扬帆的水手?

对于失恋、时间是最好的解药,但今天我还有一点一直没说,摆脱失恋伤痛的最好解药就是迈入另一段情感,这种遗忘是最迅速的。

祝大伙都能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