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zhi

生活 创业 时评 杂文

SCP后台运行传输(防止大文件传输 网络中断)

1、运行SCP命令
[root@test dpdir]# nohup scp OUTDB_ERR??.dmp oracle@192.168.1.133:/oradir

2、输入密码
nohup: appending output to nohup.out
oracle@192.168.1.133’s password:
此时输完密码进程会挂起,还是在前台运行

3、输入ctrl+z暂停程序
会出现如下提示:
[1]+  Stopped                 nohup scp OUTDB_ERR??.dmp oracle@192.168.1.133:/oradir

4、执行bg使进程在后台继续运行
[root@test dpdir]# bg
[1]+ nohup scp OUTDB_ERR??.dmp oracle@192.168.1.133:/oradir &

 

 

ref http://blog.itpub.net/205377/viewspace-1755848/

 

爱人

今天,陪伴了将近两年的喵妃走了。在我记忆里,永远都是她如此可爱的模样。

她是一只对外人胆小、陌生的环境充满畏惧、在熟悉的环境里对主人霸道,但也不失可爱与调皮,慢慢的也懂得跟我们相处。搬了新家之后,在门外不与我们睡在一间就不住的叫,喜欢陪在身边,写代码的时候回来键盘骚扰,会来杯子喝水,会围着你转轻轻的咬一下你的脚,轻轻的蹭你,真实而可爱。

陪伴是一种最珍贵的情感,我需要的不是温顺,而是在身边。不是对新鲜,对可爱事物的好奇,而是一种真实的情感。所以我不在乎她是否名贵,她是否完全的温顺,而是我可以在一个午后,她慵懒的躺在地板上,我也可以趴在她身边,摸她,轻轻的叫她喵叽,她有时候打个圈,眯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两个人的世界,这样就好了,这样是最幸福的幸福了。

 

就像一个自己拉扯大的孩子,就像一个陪伴了快两年的女朋友。

 

还记得一六年刚买来的时候,在石牌挑中了白皙的她,她在车上躺在我的腿上,小小的一只,就这么躺在我的腿上腿上,她不是一只好脾气的猫,还会怯生生的钻到副驾驶座,从琶洲新村到敦和,到厦滘,到现在的长华创意谷。就这么一直的陪伴着。

 

我算是在在她身边陪伴最久,唯一一个不嫌弃她的臭脾气的人类了吧。

 

生命呐,真是脆弱。

没有天堂,只有眼前的真实,感谢陪伴,感谢带来的欢乐,也希望这一路的我的陪伴能让你的喵生不那么无趣,有那么一丝温情。

Qt应用开发学习(5) – Qt发送Http请求(Post/get)

qt的http请求还是很简单的

比如get请求

QEventLoop eventLoop;

    //request login api
    QNetworkAccessManager netManage;
    QNetworkRequest netReq(QUrl(QString("https://www.baidu.co/auth/login")));

//    netReq.setHeader(QNetworkRequest::ContentTypeHeader, "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
    QObject::connect(&netManage, SIGNAL(finished(QNetworkReply*)), &eventLoop, SLOT(quit()));

    QNetworkReply *netReply = netManage.get(netReq);
    eventLoop.exec();

    qDebug() <<  "success" << netReply->readAll();

这边也红了eventLoop这个,自己写的话去掉问题也不大。

post请求则需要更多的信息

QNetworkAccessManager netManage;
    QNetworkRequest netReq(QUrl(QString("https://www.baidu.co/auth/login")));

    netReq.setHeader(QNetworkRequest::ContentTypeHeader, "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

    //data params
    QUrlQuery postData;
    QByteArray params;

    postData.addQueryItem("email", "contact@222.co");
    postData.addQueryItem("passwd", "2222");

    params.append(postData.toString());

    QObject::connect(&netManage, SIGNAL(finished(QNetworkReply*)), &eventLoop, SLOT(quit()));

    QNetworkReply *netReply = netManage.post(netReq, params);
    eventLoop.exec();

    ui->pushButton->setText("Login Completed");

    qDebug() <<  "success" << netReply->readAll();


感受

有句话比较正确,不要再情绪激动的时候做任何决定或者回复,不然补救的代价太大。要谨记,谨记再谨记。

小结

从我的角度来讲,我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那晚就这么突然闹腾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之前就已经积累了太多的矛盾点,只是缺一个爆发的时机而已,事情到这样,我自己对这份感情也是缺乏安全感的,对方应该也是同样的心态。

我现在的工作方式说不上有多稳,人还是很现实的动物,ssr业务很不错的时候,对方是很开心的,当业务不行了,矛盾就又一次显现出来,我记得有一晚是大概这么一个说法,想象一年后她有上万的工资,我这边还是很少收入,她也会压力很大。能理解,但也确实很现实。对方跟我在一起是缺乏安全感的,我也不太会给予这一层的东西,我的意思肯定是这个东西你要自己给自己,但是对方这么考虑也对,毕竟以后还要结婚,还要面对家庭。但也侧面反应她对我是没有信心的,在一年后的经济能力上。

之前闹过之后我一直有一种感觉就是,在一份好了时候好的要死的感情里面,我本身内心就存在了一份没有安全的感觉,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现在对方的处理方式已经一爆发就直接说分手的地步了,可见其严重。

我还记得对方说卖掉租哪儿等等说法,兴许也是一样的道理。我能理解对方的想法,但种种迹象给对方的信心确实是不足的,但我就是这么个人啊,所以确实当我女朋友的压力是比较大的,需要面对的东西还是很多。而她不是一个会自我产生这种感觉的人,还是需要外界的加持才能维持一种稳定的良性的状态。

如果矛盾没有积累那么深,我相信那晚的方案不应该是那种处理方式,直接以这么一种爆发,我思来想去都感觉不可思议。

本来以为是一种暂时的离开,虽然我也感到怀疑,但今天借房租而不得,一副跟我撇清关系的状态,让我彻底心冷。从公道来说确实凭什么啊,所以我也只能接受,但我本能的对这份感情已经彻底失去任何期待,结束是一个很好的结局。

说到底还是穷对不对,我虽然不太会表达,不太会从其他人角度感受到其他东西(也未必要感受),但这种矛盾的核心根本是能看到一些的,但另一个层面上,我确实不太会怎么去表述自己的感情,或者表达爱意,去玩去浪去suprise,所以分开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解脱,何必跟我这么无趣的人在一起呢,何必跟我绑在一起。对于我来说这个阶段的我确实浪不起来,还在建设经济基础的时期,我感觉我的兴趣点和专注点很局限,这方便我有问题,但也没办法,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阶段。

以上都是从我角度出发想的一些东西,一段感情出问题双方都有责任,也是一个很好审视自己的机会,祝好吧。

感受

有一点体会是经济基础的重要性,人的经济基础没有建立起来就会陷入很多低级的但必然会发生的矛盾。这些矛盾可以很轻松的通过经济基础来越过,然后面对更加高级的矛盾,这些矛盾就会更加富含趣味和含量。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还是有一点道理的….

理想与现实并行,虽然起点比别人低,理论上终点也未必比别人的起点高,但要尽己所能,人生是自己的,都是靠自身追求所来的。

谨记,要加油。

感受

昨晚跟敏聪还是喝的多的,不过有趣的是回来就跟淑楠分了,之前积累的情绪也多了吧。负面的情绪多了之后,对矛盾的耐受度就会底很多,白天还好的要死要活,随时就会因为一个小问题爆发。其实醉的时候人是有意识的,能很清晰感受到这种情绪,跳脱出来看自己都感觉这都不是什么事,但发展到这种程度,也是一种积怨的爆发吧,不知道怎么调和。

具体到喝醉了24点后才到,这种事情真的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人呢,要有自我调节情绪的能力,虽然是在恋爱,但也要有自我独立清晰的意识。两个人的时候也能有一个人时候的思想。酒桌这种事,不是陪客户吃饭,而是陪好兄弟扯东扯西,不谈利益,多少点都不为过。对于一个醉意熏熏的人来说不是所有指令都能传达到位的,心里唯一能想的就是少让她担心,如果愿意等就多等等我,虽然明天还要上班,如果不愿意等,那提前回家也不是什么问题,我到的时候辛苦一下把钥匙拿下来即可,虽然确实会辛苦一下,半夜要下来一躺楼。我觉得情侣之间这种耐受度还是应该有的,不一定很多事情都要指令说你要等我到几点,几点一定要到,说了几点到你不到你就是不在乎我,喝酒的人脑子里想的是酒桌的兄弟和家里的娇妻两者的平衡,但这个需要平衡么?

 

只能说矛盾积累久了,爆发都能为了一两个鸡毛蒜皮的事。哎,生而为人,这你能怎么去表述呢。

 

父亲节

今天是父亲节,然而我没有父亲,不过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本来就没有习惯,也就无所谓适应不适应了,家里人好就好。

 

今天主要跟戴欣老师聊天,面料服装行业的一些项目探讨,戴老师对于服装行业的聊天还是挺让人佩服的,如果我有钱我应该会说我投,信你。喜欢热情了解深入探索行业的人,成败是其次。

不过今天停车的时候看到有位这个停车软件,挺惊艳,闪风猫这边也决定自己来动手做一个,感觉是一个很有前景的项目。

闪风猫猫作为外包公司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做一些内部的创新项目。好好干吧~

自我的自由 才是真正的自由

今天看到崔永元的微博账号被禁言了,原因是写了一篇俞正声的文章。

谁有权利禁言呢?微博?还是政府?这是值得玩味的。

写点东西还得看平台(政府)脸色,大手一挥,禁言,真是厉害。

 

慢慢的觉得,现在宣称的法治社会、言论自由到底还是只是在政府给定的一个框框下才有的自由,最终还是会有权、会有上下。

 

所以对于个人来说自由是什么呢?

 

我慢慢地没有爱祖国这样一个概念了,当然也不是说要反对,而是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所以作为一个个体需要强大,不被束缚,经济自由,世界那么大,你还是属于你自己的,跟国家没有关系。

内心的自由,自我的解放才是真正的自由,其他都和我无关。

 

所以现在越来越少关注政府各种说法,各种宣传,又有什么用呢?专注于现在自己做的事,做好,走过这个阶段,就能迈入自己想要走的路子。

1.1

新年第一天,今天跟余涛约见猪肚鸡,除了基因,事业之外,感触最深的一点就是反复提到的“关爱”,要有关爱别人的能力,想他人之所想。至少关爱对于家庭和睦的营造是有很大的利处。

想想其实也对,这两天与淑楠的争吵其实也不外乎对她的关爱不够,确实是不够用心,但这份用心要怎么去表达呢?成长与一个无父无母的家庭,其实很难去感受那种关爱他人的感觉,自己的个性又很强,牛脾气能捅破天,很多争吵我也懂,但有时候就像呕着气,不想妥协,打冷战。但很多时候自己也能意识到,远离和分手就是这样造成的。你的一次低头,温柔的道歉,主动地关心,往往造成的效果是正向的。

最近真的是窘迫,定义成一事无成的2016也无可厚非。事业是一块,让身边的人幸福是一块,但自己又有着一种不想跟别人太亲密的情愫,我想有一片自留地,很多话跟自己说的地方,但往往就是这样,跟淑楠的心灵沟通就会少很多。如何去调节呢?